甘肃梓钊律师事务所
GANSU ZIZHAO LAW FIRM

0937-6380099

   全国服务热线

刑事判决书已认定退赔损失,受害人能否再提起民事诉讼?

案   例


【基本案情】


1.2011年3月至2014年3月间,陈某(刑事案件主犯)通过租赁非其所有的房产,对外谎称系从住建、消防部门等领导手中获取的“内部房源”,向外出售,骗取购房预付款、定金。黄某、杨某等人从陈某手中拿到房屋后负责以自己名义出售。

2.2013年10月2日,黄某(甲方/卖方)经居间介绍与郑某(乙方/买方)签订了《购房合同》。合同约定:出售房屋总价1554000元。甲方保证于2016年10月份前将成交的土地使用证和房产使用证给乙方办理完毕,若在此期间有第三方对该房产存在异议,或因其他甲方原因,导致乙方无法办理二证,甲方无条件双倍退还前期所交房款及相应装修费用,且从乙方支付该前期房款之日起承担该前期房款月息2%的利息。

3.合同签订之日,郑某即向黄某支付了首付购房款50万元,但其后黄某未按合同约定交付房屋。

4.2017年2月22日,法院对陈某诈骗案作出(2015)榕刑初字第218号判决书判决陈某退赔赃款。经查明黄某是在不明知房源来历的情况下介绍他人买房,因此对黄某作出不起诉决定。

【原告诉讼请求】


1.黄某退还郑某购房款50万元以及违约金(按照月利率2%自2013年10月3日起计算至还清购房款之日,暂计至起诉之日为44万元)。

2.解除双方于2013年10月2日签订的《购房合同》。

【被告答辩理由】

1.程序上,一审法院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郑某曾向一审法院以相同诉讼标的和诉讼请求起诉黄某,被一审法院裁定驳回起诉,二审亦维持该裁定,现郑某起诉构成重复起诉。

2.郑某被诈骗一案已审理完毕,其可以依据(2015)榕刑初字第218号判决书内容向陈某追讨损失。

3.本案案涉房屋涉嫌合同诈骗案,案涉交易金额系陈某诈骗所得,陈某合同诈骗案中判决书也判令陈某退赔郑某诉求金额。现再次对涉案金额判令黄某偿还,对案涉金额进行再一次定性,令郑某获得双重利益的同时损害了黄某的利益。

4.黄某也为陈某合同诈骗案的受害人,签订合同时,并不具备签订合同的表达真实意思的能力,合同无效。

【争议焦点】

郑某作为被害人,在刑事判决书已认定退赔其损失后,能否再提起民事诉讼向黄某主张权利?

【法院判决】

一、解除郑某黄某2013年10月2日签订的《购房合同》;

二、黄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郑某购房款500000元并支付利息(按月利率2%的标准,从2013年10月3日计算至款项还清之日止)。

宣判后,黄某提出上诉。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7月6日作出(2018)闽01民终3482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院认为】

1.虽然郑某购买讼争房屋的行为被刑事判决书认定为被告人陈某实施的诈骗行为之一,也判决陈某应当按比例退赔所得赃款,但是陈某的诈骗金额高达23297631元,郑某的损失尚不能从陈某处获得弥补

2.刑事诉讼的赔偿程序属于公权力,刑事案件的刑罚是对犯罪行为的公法制裁,不能代替当事人行使私权救济。刑事案件中司法机关对犯罪所得的退赔与民事被告对被害人的民事赔偿并不冲突。

3.本案的合同当事人系黄某与郑某,刑事案件的被告人陈某不是本案合同当事人,黄某系以自己的名义与郑某签订讼争合同。故郑某可以提起本案诉讼。郑某虽在2015年已向一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但当时因黄某涉嫌经济犯罪的问题该案被驳回起诉,没有进行实体审理,现公安机关已对黄某作出了不起诉决定,本案房屋买卖行为未被认定为黄某的犯罪行为,故郑某提起本案诉讼,并未违反“一事不再理”的原则。

律师分析


笔者认为,刑事判决书已认定退赔损失,受害人能否再提起民事诉讼?应从以下三点进行把握:

1.法律事实是否相同。如果民事案件法律事实与刑事案件法律事实不同,那么民事案件应当与刑事案件分别审理,在民事案件与刑事案件完全相同,而且案件事实在根本上也属于刑事案件的情形下,被害人提起民事诉讼才不被受理或者被裁定驳回起诉。本案中,刑事案件的法律事实为陈某实施的诈骗犯罪,民事案件的法律事实为黄某与郑某之间的合同纠纷,郑某起诉解除合同、返还房款、支付利息,二者明显不同。

2.法律关系是否相同。这里比较法律关系是否相同,是将其与民事案件的法律关系进行比较,二者不同时,民事案件应当与刑事案件分别审理,只有二者相同时,民事案件才能被不予受理或者裁定驳回起诉。本案中,刑事案件为陈某实施诈骗犯罪对郑某产生了侵权法律关系,民事案件中则是黄某与郑某之间的合同关系。

3.责任主体是否相同。如果民事责任主体不是犯罪嫌疑人或刑事被告人,刑事被害人与责任主体又存在民事法律关系,则民事案件应进入实体审理,刑事被害人有权通过民事诉讼得到救济。本案中,因陈某已经被刑事追究,郑某向陈某主张权利,只能通过刑事诉讼程序。但黄某作为合同相对人,公安机关对其作出不起诉决定,此时郑某向黄某主张民事权利,不受刑事案件的影响。

综上,刑事财产犯罪被害人可以通过刑事诉讼救济受侵害的权利,也有权选择提起民事诉讼主张权利。不能因为被害人的损失系犯罪行为直接造成,就简单以具有犯罪嫌疑为由,剥夺了被害人通过民事诉讼得到救济的权利,而应当从民事案件的法律事实、法律关系、责任主体等不同的视角,判断被害人能否提起民事诉讼。当然,被害人的损失不能通过民事诉讼和刑事追缴退赔得到双份的弥补,如果在民事诉讼中得到了补偿,在刑事判决的执行中应通过变更申请进行处理。



文章分类: 诉讼资讯

Law & Consulting Design

专业律师访谈,与律师心贴心距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