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梓钊律师事务所
GANSU ZIZHAO LAW FIRM

0937-6380099

   全国服务热线

《民法典》视角下的电子合同

电 子 合 同

随着电子商务和信息网络技术的快速发展,互联网消费成为大众日常生活的常态,因网购产生的纠纷屡见不鲜。现行《合同法》并未对电子合同的相关内容作明确的规定,而即将生效的《民法典》则对这一需求做出了回应。

本文将围绕《民法典》关于电子合同的相关规定进行解读。



1

一、没有纸质载体、未亲自签名的合同也能成为合同么?

传统签署合同的方式是双方当事人坐下,各自签好,交换,双方各执一份。也有的是通过邮寄,一方签好之后寄送另一方。但在互联网时代,一个网络平台上的用户量可以多达上亿,按照传统方式逐个面签显然是不可行的。

《民法典》正式明确了电子合同作为书面合同的法律地位。网络交易中,只要合同签署各方都经过实名认证,且签署《电子签名法》认可的可靠电子签名,这份电子合同就具备和纸质合同手写签章同等的法律效力。

这保障了商事活动中双方合同可以通过便捷的电子合同方式订立,减少了书面合同订立的繁复性。

【法条链接】《民法典》第469条第3款“以电子数据交换、电子邮件等方式能够有形地表现所载内容,并可以随时调取查用的数据电文,视为书面形式。”



2

二、王女士在某电商节期间网购了一批高尔夫球杆,下单后等着商家发货,谁知商家却单方退款,原因竟然是促销价格过低商家反悔了?

《民法典》明确:网络购买商品或服务时,下单成功及电子合同成立。这意味着,消费者下单成功的,如无另外约定,买卖双方都应履行自己的权利义务:商家不得私自取消订单或超过约定发货时间仍不发货,买方如无特殊规定也不得因商品价格合理波动而单方取消订单,这些都属于违约行为。



3

三、听说“咸鱼”上卖东西不受电子合同约束?别被忽悠了!

值得一提的是,之前的法律将网购的卖方限定为“电子商务经营者”,其特征有三:

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销售商品或提供服务+经营活动

前两个简单好理解,第三个经营活动是关键。经营活动是指以营利为目的的持续性业务活动。因此,互联网上发生的零星偶发性商品零售及服务提供行为均不属于电子商务活动。举个例子:你买了一部手机,突然不想要了,于是就挂在咸鱼、转转上转卖他人,像这样类似的二手商品转卖,不属于经营行为,因此不能将你认定为电子商务经营者,你自然也就不受电子合同的约束。

等等,你以为自己投机暴富的机会来了?对不起,醒一醒,此处有转折。《民法典》第491条第2款的规定将“电子商务经营者”扩大到了“所有使用互联网等信息网络发布商品或者服务信息的当事人”,填补了这一法律漏洞。

网络并非法外之地,《民法典》让你无可乘之机。

【法条链接】《民法典》第491条第2款“   当事人一方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发布的商品或者服务信息符合要约条件的,对方选择该商品或者服务并提交订单成功时合同成立,但是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



4

四、亲,你的快递已被烧毁在路上........

快递签收是网络购物的最后一个环节,也是履行电子合同的重要程序,即合同标的物的交付。如果当事人网络购买的是实物商品并采用快递方式交付的,收货人的签收时间为交付时间。在网络交易中,“交付”往往意味着网购商品毁损、灭失风险的转移。合同标的物一旦交付,那么标的物毁损、灭失的风险也随之由网络卖家转移到网购买家身上。因此,在买家签收之前,快递运送过程中商品毁损、灭失的风险都由商家承担。

【法条链接】《民法典》第512条“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订立的电子合同的标的为交付商品并采用快递物流方式交付的,收货人的签收时间为交付时间。电子合同的标的为提供服务的,生成的电子凭证或者实物凭证中载明的时间为提供服务时间;前述凭证没有载明时间或者载明时间与实际提供服务时间不一致的,以实际提供服务的时间为准。

电子合同的标的物为采用在线传输方式交付的,合同标的物进入对方当事人指定的特定系统且能够检索识别的时间为交付时间。

电子合同当事人对交付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方式、时间另有约定的,按照其约定。”




5

五、面临的问题

1. 签名的有效性

传统合同中一般采取“面签”的形式,既可以明确双方当事人主体身份的真实性,也可保证合同的真实性。而电子合同是通过虚拟网络传递形成的合意,以某个网络账号或电子邮箱地址为主体,以非对话方式签订合同,这就会出现身份难以识别的问题。

2. 要约撤回、撤销的问题

以电子形式签订的合同,一方在发出要约后,另一方很快就会收到信息并加以处理,此时要约和承诺很难有撤回、撤销的机会。

3.通讯风险承担

意思表示对合同成立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在订立电子合同时,如因设备断电、网络瘫痪、系统崩溃等原因导致当事人意思表示不完整或无法及时表示的,如何补救、责任由谁承担,这些都是需要进一步关注的问题。   



6

六、相关案例

2011年在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原告梁明月诉被告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航空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中,原告丈夫方晓祖用其建设银行的银联卡,通过被告官方网站为原告预定了从北京首都机场至宁波机场及宁波机场至北京首都机场的往返机票。但因建设银行支付信息实时显示系统故障,未能将收款信息及时反馈给被告,被告网站在半小时后系统自动取消了原告的航班订座。而原告则在其前往机场办理登机手续才得知订票已因网站故障被取消。原告认为被告违约遂诉至法院,要求被告承担其全部损失。

该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双方的航空旅客运输合同是否已经成立。法院认为,被告的网站提示信息,为被告向不特定的旅客发出的要约邀请,如果购票人点击订票相关信息,应视为对被告的具体要约,最终法院认定合同在原告完成付款的时候已经成立且生效。但法院并未说明,为何在原告点击购票信息是视为对被告的具体要约的情况下,合同即已成立?对于原告的承诺行为如何,法院未作详述。

本次《民法典》的第四百九十一条第二款,明确规定了当事人一方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发布的商品或者服务信息符合要约条件的,对方选择该商品或者服务并提交订单成功时合同成立,这让法院的裁判有了明确的法律依据。


文章分类: 常法资讯

Law & Consulting Design

专业律师访谈,与律师心贴心距离

——————————————————————————————————————